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去天外 第六十四之章 无名之墓

第六十四之章 无名之墓

    崇山峻岭,隔得又遥远,无法确定狙击手躲藏的地点。把斥候们全撒出去,也只是大海捞针。

    必须尽快走出大山,狙击手才难以隐藏。

    严松及时做出了调整,命令将校穿普通士兵的铠甲,效果甚微。

    数万人挤在狭窄的山道上前进,假如缺乏一级一级的指挥调动,必然陷入混乱。

    将校们尽管乔装改扮了,还是得发号施令,平日养成的颐指气使习惯也根除不了。尤其某些自以为英雄气概的蠢货,依旧挺胸凸肚,吆五喝六,成为了当仁不让的枪下亡魂。

    第三天,情况愈发恶劣。

    一声枪响,子弹生生穿透了十二位士兵,是一次近距离的平射。连续三声,总计二十八个兵倒下了。

    威慑巨大,宣告人人都成为了袭击目标。

    但这一次冒险的举动,让早有准备的通幽武者锁定了方位。

    圣战联军付出五位高手性命,八人轻重伤的代价之后,终于围困理想国的两名战士。谁料他们死不投降,依仗地形与手枪、手雷顽抗了整整一小时,才将最后一颗子弹打入自己太阳穴。

    坏消息是,二人的拼命抵抗延缓了时间,吸引了注意力,狙击手趁机顺利撤离。

    好消息是,两人的粮袋见底,只剩下几颗炒米。而狙击手失去了伙伴保护,又缺吃食,还得警惕斥候搜捕,难有作为了。

    严松的判断,大错特错。

    夜里,复仇的枪声响起。很灵活,打两三枪就换地方。非常讲究效率,一枪至少击毙击伤三四人。

    黑暗中,根本找不到子弹从哪里冒出。三万多人的大军延绵了二三十里,拥挤在逼仄区域,沦为了活靶子。并且周围山岭的范围太大,斥候根本防守不住。

    虽然只伤亡了几十个人,全军却无法休息,第二天疲惫不堪。可到了下午,枪声再次打响。对方似乎是一个铁人,可以不知疲倦地战斗。

    噩梦般的情况足足又持续了六天,军队的士气降低至冰点,堪堪行进了一百多里。

    连最骄横的校尉下达指令时,也学娇滴滴的小娘子细声细气讲话。目光还不敢直视属下,怕被神出鬼没的狙击手辨认出身份。而士兵们麻木地听着,如同行尸走肉。

    军心涣散,就离炸营不远。

    这样下去,还了得?

    严松决定,把自己当饵。

    撤下卫队,不戴头盔,单人独骑走在了整支军队的最前面。

    狙击手当然也会猜测,这是一个诱饵。可饵料确实太诱人了,不信他不上钩。

    秋风萧瑟。

    开光八重境的武道仙师把目力催运到极致,皇天不负苦心人。将近黄昏时,总算察觉左侧五六里外的树林中闪过一点微芒。

    那是狙击枪上望远镜的反光。

    呔……

    一声怒吼,山鸣谷应。

    严松腾空而起,双足朝崖壁上一蹬,身形如同箭矢般射过了十几米宽的山涧。

    轰隆,坚硬的山体崩塌出一个脚盆般大的凹坑。骏马承受不了强大的反坐力,四踢跪地,嘶鸣不已。

    威猛如虎的身影在山岭间纵跳,卷起了一阵狂风。忽左忽右,变幻莫测,三声枪响硬没有击中。

    不到一分钟,严松掠至六里外的一个山洞前,毫不犹豫冲入。他不清楚是否是一个死洞,倘若连通别处让对方逃遁,就麻烦了。

    啪……

    尖利的啸鸣响起。

    严松的胸口剧痛,闪躲斜进,奔雷掣电般的速度为之稍缓。

    符甲虽然挡住了手枪子弹,但撞击力集中于某点,也不是好消受的。况且在这样高速的运动中,他来不及运护体气场,倘若头颅被打中,后果很严重。

    啪,啪,啪……

    六枪连响之后戛然而止,瘦小的身影迅速丢掉手枪。

    天赐良机,岂可放过?

    弹指间,严松扑过了二十米距离。视觉也由骤入幽暗洞穴时的模糊,重新变清晰。

    警兆忽生。

    毛骨悚然的感觉如一线冰蛇,直贯脊梁。开光仙师的瞳孔放大,却来不及止住前扑之势。

    他看到了……

    瘦小身影一动不动,身躯缠绕了一圈子弹,正面捆绑了两排手雷。而左手横在胸前握住了一颗香瓜大的椭圆物,大拇指正按下了顶纽。

    轰……

    巨响地裂天崩。

    五分钟后,副将与偏将们才赶到洞中,抬出了血肉模糊的大将军。

    他胸膛的符甲被炸得稀烂,脑瓜彻底成了一个血葫芦。半张脸皮被掀走,一只耳朵也丢失了。

    好在,最后一瞬间激发护体气场,把头偏过去避免眼睛炸瞎,没受太重的伤。

    仙师的生命力顽强,身躯的修复能力惊人。十分钟后,敷上灵药的严松清醒了,行动并无大碍。

    理想国的狙击手则被炸成了碎块,鲜血残肢飞溅布整个山洞,惨不忍睹。

    检查此人背在后腰的粮袋,无人不瞠目结舌。里面只装了半袋树皮,竟然……无一粒米粮。

    这里的山林缺乏果树,秋天没什么野菜。虽然存在蛇鼠等小动物,他却不敢闹出动静捕杀,怕惊动无孔不入的斥候。

    也不知饿多少天了,居然还有力气翻山越岭,东躲西藏地战斗。仅仅凭借一人一枪,硬逼得三万大军行进迟缓,损伤惨重,如同惊弓之鸟。

    粮袋里,还有一方小小的硬纸片。

    偏将一见,吓得赶紧扭转目光,以为是摄魂邪术。

    上面是一个微笑的中年妇人,栩栩如生,毫纤毕现,仿佛人的灵魂被封印于纸。

    王端知道,这叫“照片”。把背面翻转,见到了一行细细的字。

    “妈妈,我就要像流星划过天际了,好想你!”

    身经百战,杀人无数的武道仙师手臂微颤,差点没捏稳照片。

    在最后一瞬间,狙击手的面容深深烙进了严松脑海。

    那是一张年轻,稚气犹存的脸。瘦得面颊瘪进去了,眼神却非常冷静,坚定,明亮。

    他见过太多人在临死之前哭嚎,恐惧,疯狂,愤怒,但从未见过如此难以理解的表情。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天,这是一群什么人呀!

    沉默良久,命令所有人离开。严松挖了一个坑,把年轻人的残躯拼拢,和枪支、照片等物一起掩埋。最后搬一块大石头立在坟前,刻上了“无名之墓”四个字。

    暮色降临了,峰峦如涛,山风如诉。

    严松庄重抱拳,道

    “理想国的无名小兄弟,一路走好。若有来生,我定不与你为敌。”


同类推荐: 末世神魔录推掉那座塔DC家的骑士我要做阎罗市井之徒九星霸体诀诡秘之主变身之武侠到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