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日本战国走一遭《日本战国走一遭》正文 6.世事波澜总难料

《日本战国走一遭》正文 6.世事波澜总难料

    “浅井氏算个什么!”

    连判会上所有的山内家臣们难得一致的摇头,山内家什么身份,浅井家什么身份?

    山内义胜统共留下四个孩子,三个都是男孩,就唯一一个女孩,乃是清和源氏足利氏一门嫡流嫡长女。想想当初山内义治的嫡长女,那时才不过二万贯的家业,可是却嫁给了三管领家旁枝的细川藤孝,这才是门当户对。

    其他的庶女养女即使嫁给国人,也分三六九等,小笠原氏、村上氏那都是名门,所以是庶女。朝比奈就只落上一个养女,小平太的老婆阿绫也是养女。

    堂堂下马家的嫡女怎么会许给浅井氏这种三代才篡逆上来的区区九万五千贯国人盟主?

    你就是京极高吉亲自来为他儿子求婚,山内家还要考虑考虑,看看能不能壮大声威。

    嫁给织田奇妙丸信忠)么差不多,虽然织田家出身太差,但起码家大业大,不丢人不寒颤。如果织田信长开口,那山内家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一致反对。

    小平太通读了一遍织田信长的长信,虽然信长不像历史上那般膨胀,但现在也够可以啊。

    仗着几乎三倍于山内氏的强大体量,想要山内家顾忌他织田信长的威势,忍气吞声把这档子事情答应下来。

    这样浅井长政的家臣们又弄到了半个郡的地盘,可以暂时喂饱他们的胃口,填一填他们的欲壑。浅井长政则更是美滋滋,高官得做,家门提升,嫡长子娶了下马家的嫡长女。以后浅井万福丸说出去那也是响当当的下马一门众,甚至直接号称足利一门众也不是不可以。

    一下子就从篡贰贼子,变成了幕府高门。等北近江守护职的任命下来,那真就是威赫赫爵禄高登,气昂昂武功大成。

    而织田信长那才是口惠而不费,不过费了点口舌,用了区区半个郡,就能把朝仓家的老同盟浅井家给稳住。

    半个郡算啥?和小滨港一比屁也不算!和敦贺港比都不配比!把进攻朝仓的大路扫平,把朝仓的外援都给断绝,再让朝仓吃一记讨伐。

    多美啊!

    臭不要脸!

    你织田信长怎么不把自己女儿倒贴给浅井长政?

    连小平太都感觉这次的媒,织田信长保的确实有点过分了!

    给女儿没问题,可对山内有什么好处?是能够拉拢大国人豪强?还是能增加几万贯领地?

    长野业正十二个女婿把他们西上野巩固的铁桶一般,武田信玄吃苦头,北条氏康吃苦头。家业到现在还保存的好好的。武田信玄可是死了,武田家都算灭亡了。北条家是没灭亡,可北条氏康的脑袋都掉了好几年了。

    长野业盛呢?上杉谦信的女儿娶着,箕轮城主做着。

    凭啥?

    凭他姐姐妹妹多!

    上杉谦信要不是需要拉拢长野氏,稳定上野一国,他至于这样下本钱嘛?还不是馋人家在上野一呼百应,民心依附嘛。

    山内家的女儿嫁给上杉谦信的后继,可以稳固两家的同盟。嫁给织田信忠,可以提升山内织田两家的关系。

    哪怕嫁给刚刚继承武田家的武田胜信,也方便山内家加强在甲斐一国的统治。而且武田氏还是天下名门,勉强配得上下马家的女儿。

    “岐阜弹正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一色宫内最是不悦。

    你看他头顶上这个一色就知道了,他们一色家就是幕府的名门,四职之一。老大爷最看重的就是幕府体统,并以出身一色氏为荣!

    这种“老封建”其实连织田信长都看不起!织田信长算什么东西?冒称的桓武平氏小松流嫡流,实际上还不知道是哪里的野鸡。嫁给你家我还考虑考虑,嫁给更野鸡的浅井?

    一色宫内是文明人,不会骂你脏话的。

    “但终究是岐阜弹正牵线,纵使回绝,也要有个不伤体面的借口。”北畠大学在旁边略带思索。

    “这个借口不好找啊!”纲良叔父眯着眼。

    “我倒是听羽林提过……”细川采女突然开口。

    众人齐齐看向他,细川采女和山内义胜那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交情。山内义胜最信任的人绝对是细川采女,纵使小平太被引为心腹,终究和人家撒尿和泥长大的不一样。

    “七年前,兵部细川藤孝)诞下麟儿,当时秀智尼殿下恰好有孕,是故羽林便与之约定,若果所生为女,必以妻之!”

    “细川熊千代?”小平太当然知道这是谁,细川忠兴嘛!

    “是的,应当叫熊千代,当时在洛阳,两位确实提过。”细川采女很确定。

    嫁给三管领家出身,如今又是上和泉守护、幕府评定众笔头细川藤孝家的儿子。那真是亲上加亲,再恰当合适不过。

    细川熊千代乃是山内义胜的长姐所生,与山内义胜的女儿乃是极为亲近的兄妹,在这个年头算是最合适不过的婚姻了。

    “若是细川兵部,那倒是良配!”一色宫内率先同意。

    “要不要去信向兵部确认?”

    “确认作甚?直接回复岐阜弹正,公主殿下姬)已经被大兄指婚给了细川兵部,大兄虽然仙逝,但我等身为人臣,怎能不尊遗命!”

    今川义亲刚从骏河前线回来,屁股还没坐热,就听说织田信长把主意打到自己大侄女身上。如今他掌握了骏河大半国,发言力越来越强,在山内一门中颇有威信。十年烂仗滚下来,让他说话的底气都足了不少。

    “据实以答便可!”大家纷纷赞同。

    “那这次便由我亲自去岐阜向织田弹正解释一番吧!”小平太担任织田氏外交取次,这本来就是他的活计。

    “恩,弹正是稳妥人,最好不过!”

    议事结束,大家依次走出殿内,显然都对于织田信长此次有些半带命令式的要求有些不满。

    “诸位大人!有一事需要禀报!”村上义光从外面匆匆走了进来。

    “怎么?发生了何事?”

    “越州太守朝仓金吾向本愿寺金泽御坊以及石山御坊各自奉纳三千贯,已经被显如上人亲封为证教大檀越了!”


同类推荐: 北宋大丈夫山沟皇帝我要做门阀大唐医王唐朝工科生唐残刘备的日常带着系统回北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