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屋
首页蜀汉之庄稼汉《蜀汉之庄稼汉》正文 第0753章 右取

《蜀汉之庄稼汉》正文 第0753章 右取

    建兴七年八月,大汉护羌校尉冯永,领军过大河追残敌,至令居城,被阻于城下。

    冯永遂向守于金城的魏延救援。

    看着城下那杆高高的冯字大旗,大旗下面的一片严整的军营,令居县县令很是紧张。

    哪知整整三天,汉军竟是毫无动静。

    不要说攻城,就是连前来劝降的人都不派一个。

    如果不是每天爬上城头,看到城外那一片黑压压的汉军营寨,令居县的县令还真有点岁月静好的感觉。

    只看当他看到城头稀稀拉拉的守卒,还有城内那家家户户紧闭的房门,便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

    他对着身边的县尉说道“三日已过,吾已尽守城之责。吾将亲自前往汉人营中,只求能他们善待城中百姓。”

    令居县乃是大县,各级官吏还算是尽职,与前头几县闻汉军至便各自逃散大不相同。

    县尉听到县令这般说,连忙劝道

    “明庭,令居城虽年久失修,但也算险要,更何况汉人又无攻城之象。”

    “明庭若是尚未交战,便举城而降,只怕要为汉人所轻,且为世人所讥。”

    县令指着城下的大旗,“你可看到那大旗上,所写何字?”

    “冯?”

    县令点头,“正是冯字。吾闻汉军之中,能举此等大旗者,唯有一人而已。”

    县尉掌一县军事,自然也不是一般人“小文和冯永?”

    凉州被关东世家忽视这么久,甚至曾一度差点被朝廷抛弃,要说凉州人士心里头没有怨念,那是不可能的。

    哪知世道好轮回,贾文和最后却力压关东世家,成了魏国的太尉。

    不管关东世家私下里怎么嘲笑贾文和无德,但凉州老铁们肯定是要力挺自家老乡的你们再怎么逼逼,还不是我们凉州人当太尉?

    如今有人敢用“小文和”的名号,别的地方不说,但在凉州,绝对是很吸引人注意。

    “没错,正是冯永。陇右一战,此人名声便为人所知。前些日子的金城之战,又是此人出奇兵,金城汤池,不攻自破。”

    “如今他领军到城下,却毫无动静,诡异非常,我是担心他又要出什么诡计。”

    “与其待他破城,屠戮城中百姓,还不如举城而降,以全令居士吏。”

    以城中二三百守卒,守城三日,已足以对得起朝廷之禄。

    县尉听了县令的话,脸上有些悲愤,但更多的是惋惜之色

    “令居城两翼皆险要,若是金城之兵能有一半渡河退守,亦或者徐刺史能派些许人马过来,未尝不能阻汉军于城下。”

    县令却是不赞同县尉的话“在吾想来,这正是冯永有恃无恐之处,因为他知道我们根本没有任何援军。”

    想起不论是张家叔侄,还是西平守将鹿磐,乃至凉州刺史徐使君,皆在城下那个小文和手里吃了亏。

    县令可不认为自己能挡得住此人。

    商议已定,县令做了准备,便令人打开城门,捧印绶而出,前往汉营。

    刚入八月的凉州,虽然没有前些日子那般酷热,但热气仍在。

    一身轻便衣着的冯君侯,正坐在河边的树荫下钓鱼。

    待听到张远说令居县县令亲自前来营中投降,就是一愣“我这还没攻城呢,他怎么就投了呢?”

    志气呢?凉州豪杰的志气呢?

    被人打扰了垂钓兴趣的冯君侯大是不满“告诉他,今天我没空受降,明日再说!”

    这后方大军还没到呢,你就投降,你让我送往汉中和锦城的军报怎么编?

    我不要面子的吗?

    令居县县令没有见到声名显赫的冯文和,只有一个不到弱冠的郎君与他见面。

    “李县令,冯君侯说了,今天不是好日子,不宜受降。”

    李县令有些茫然这年头,连举城而降都不愿意接受?

    “敢问这位小将军,何时才是好日子?”

    汉军越是这样,李县令心里越是没底,越发地胡思乱想起来。

    “明日吧,明日乃是黄道吉日。”

    张远一本正经地对他说道。

    “哦,好的,好的!”

    李县令连忙应了下来。

    然后他就被人送了回来。

    县尉正站在大开的城门后头等待,看到县令就这么回来了,对面的汉军仍是没有任何动静。

    不由地奇怪问道“明庭,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县令茫然地摇头“我亦不知。”

    虽然投降被人拒绝这事情,让人觉得很是羞耻。

    但凡事有一便有二。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做起来,那就顺畅多了。

    李县令第二天,按时出城,再次向汉军请降。

    这一回,冯君侯没有拒绝,亲自接见了他,并且让他继续暂领令居县一职,县府内各官吏皆按原样。

    至此,金城终于全部落入大汉手中。

    汉军据令居县,相当于大汉有一把锋利的匕首顶在凉州的喉咙上。

    这一次出兵的顺利,让魏延大为振奋,他再次找到冯永,欲继续前进,攻取武威。

    冯永这一回,严词拒绝了他的提议。

    “取武威不如取西平。”冯永盯着魏延,丝毫不让步“若凉州曹贼剩余的兵马仍在西平,只要我们攻下西平,则凉州四郡不战自平。”

    只要灭掉曹贼最后的主力,凉州曹贼再无倚仗,胆气自消。

    不用大汉亲自动手,凉州豪族自个儿就应该知道选哪边。

    更何况自己手中还掌握着诸多利益。

    “若先取武威,则西平曹贼就会有足够的时间回防,我们十有八九没办法轻取四郡。”

    反之,若曹贼在仍有倚仗的情况下,又怎么可能甘心束手就擒?

    更何况凉州豪族和羌胡又不是死人,绝对会在这种时候浑水摸鱼。

    “曹贼如今已是丧胆,我们兵势正盛。武威姑臧,乃凉州第一大城,既是武威郡治,又是凉州州治。”

    “只要我们顺水继续北上夺取此城,那么凉州其余诸地,何足道哉?”

    魏延本就是武夫,自是觉得军功越大越好。

    看着魏延脸上的迫切之意,冯永知道,他已经对凉州曹贼产生了一定的轻视心理。

    毕竟这一次出兵,先是轻取榆中和金城,再顺丽水而上,不伤一兵一卒,便得全郡之地。

    再加上他生性大胆,喜欢冒险行事,所以想要趁机平定凉州,倒也在情理之中。

    至于如何治理凉州,那又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但“慎重勇者”冯君侯却没想着要陪他一直疯。

    凉州真要那么容易平定,当年霍去病也不至于因为河西之战而取得赫赫名声。

    更重要的是,霍去病把河西纳入大汉疆域的两次决定性战役两次河西之战。

    没有一次是从令居直接攻伐武威。

    第一次是由南边的陇西进攻,走西平,穿过大斗拔谷,进入河西走廊,来回冲突。

    第二次是从北边大纵深外线迂回作战,一路上就如同开了卫星定位一般。

    过黄河,越贺兰山,涉过两个浩瀚的沙漠,绕过地形复杂的延居泽。

    再转向南方,沿溺水而进,又转东南。

    转战数千里,精准定位匈奴侧翼,然后发起突袭。

    冯永很有自知之明,他没霍去病那种定位挂,更别说能像他那么牛逼。

    连霍去病都没有直接从令居进取武威,凭什么自己就可以?

    所以魏老匹夫这种想要“一口吞”的提议,很有勇气,但也很愚蠢。

    “渡河前我们可不是这么商量的!”

    冯永毫不畏惧地看着魏延,“我只答应你取西平与金城二郡,没说过要再进一步。”

    魏延神态自若,丝毫没有食言的愧疚“此一时彼一时……”

    “你放屁!”冯永终于忍不住地骂道,“要去你去!我不去!”

    他实在是一刻也不想和这个老匹夫呆在一起。

    正欲走出营帐,只听得魏延在身后又大声道“那就出兵西平!”

    他大踏步地走过来,“平定西平,我须要亲自领兵前往!”

    够了啊!

    说了半天,原来你是要落地还钱?

    “我领一万精兵前往,剩下的留与你,大部须驻守令居,以便给武威施加压力。”

    魏延似乎早就盘算好了。

    “如此一来,凉州曹贼定然会将大部兵力回防武威。到时我领兵进湟中,西平则唾掌可得。”

    冯永恶狠狠地看着他,咬牙道“行!”

    说这句话后,他懒得再废话,直接走出帐外。

    冯永一路不停,径自出了魏延的军中,转向自己护羌校尉府的军寨。

    哪知还没进寨门,只听得身后就有人在叫自己“君侯!”

    冯永转身看去,只见姜维正一路快行,向着自己奔来。

    “是伯约啊,”冯永停下脚步,等姜维到了自己面前,这才开口问道,“伯约过来,可是为了方才的事?”

    此次出兵攻打榆中和金城,共分三军魏延、冯永、姜维。

    魏延最大,冯永次之,姜维最末。

    只是冯永又比魏延多了个权利,他可以以护羌校尉府的名义,自主出兵。

    方才在魏延的帅帐里商量军事,表面看起来是三个人在讨论,实际上做出决定的,是魏延和冯永。

    姜维气息有些急促,喘了一口气,这才点了点头“君侯出来后,末将也跟着出来了,只是没想到君侯走得这般快。”

    冯永看向不远处魏延军的寨门,面露出讥讽之色,“我若不走快些,谁知道他会不会逼着我继续进军武威?”

    姜维脸色都白了“魏将军……他应当不会如此。”

    冯永转身,与姜维一起向自己的军寨走去,“我知他不会如此,我也只是一时气不过,说个气话罢了。”

    当然,魏延建议直接进取武威,其实也有一定的可行性。

    对于一名武将来说,若是这个计划真能成功,战果那将是非常辉煌的。

    这可是收复一州地,让大汉的疆土扩大一倍。

    而且就算失败了,以大汉现在的实力,也勉强能承受得起这个损失。

    对于迫切想要战功的魏延来说,这个诱惑不小。

    他方才在帐中提出这个建议,虽说是为了后面的讨价还价,但实际上未必没有试探自己的意思。

    可是对于冯永来说,这个风险实在是太高,与收益完全不成比例。

    凉州现在就是嘴边的一块肉,但只能算是生肉,吃下去会消化不良。

    最好再多煮一会,等它煮熟了,煮烂了,再入口就好吃多了。

    这个风险完全没有必要去冒。

    方才在帐中时,姜维一直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此时冯永倒是有意问问他的看法。

    “伯约你敏于军事,你觉得,若是我们直接进取武威,有几成把握?”

    “最多也就是一成。”

    姜维肯定地说道。

    “哦?为何?”

    冯永觉得应该有三成,没想到姜维却是比自己还不看好。

    姜维乃是凉州人士,自然要比冯永和魏延更熟知凉州。

    只听得他说道

    “君侯,自令居去武威,中有一岭,名曰洪池岭,乃是天然屏障。霍骠骑当年曾在那里筑长城,以防匈奴翻山而来。”

    “我们若是想要进取武威,亦同样要翻山过去。到时曹贼只需三千兵力,就足以挡我们万余精兵。”

    “我若是凉州守将,定然是放弃西平,全力守河西四郡。西平不过凉州一指,四郡乃是心腹。”

    “断一指,尚可生;失心腹,命安在?故我们先下金城,大军再云集令居,曹贼唯一能做的,就是取西平之师,回防武威。”

    “故此时我们只要再分兵渡河,沿湟水而上,则西平可定矣!”

    冯永满意地点点头,姜维的眼光果然还是要比魏老匹夫强一些,很明确地提出要直接进取西平。

    根本就没想着要试探进攻武威。

    看到冯永点头赞同自己的话,姜维心头一喜,趁机说道“君侯,此次魏将军进取西平,末将亦想跟随,不知可否?”

    冯永转头看去,只见姜维脸上有些忐忑的神色。

    “丞相让伯约领虎步军前来,本就存了锻炼伯约的心思。如今伯约能主动请缨,我又岂有阻拦之理?”

    姜维连忙拱手行礼“维谢过君侯!”

    冯永摆摆手,与姜维进入自己的帅帐,这才开口道

    “从金城出发前,我已经派人通知了南边的刘浑,让他自主进攻西平,也好方便策应魏将军。”

    “算算日子,消息送到的时候,魏将军也差不多进入湟水了。到时你找个机会,与刘浑汇合。”

    说到这里,他看向姜维,声音放低了下去“魏延行军打仗确实有一套,此去西平,想来应当顺利。”

    “但凡事总有个万一,若是事有不谐,千万莫要逞强。反正这西平,它就在那里,跑不掉的。”

    “记着一句话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

    姜维身子猛然一震“君侯金言,维铭刻于心!”

    。


同类推荐: 北宋大丈夫山沟皇帝我要做门阀大唐医王唐朝工科生唐残刘备的日常带着系统回北宋